01

 

 

在 " The Saddest Music Ever Written " 一書的終章裡,Thomas Larson 有這麼一段令我動容的記敘,在我讀來是很出色的同志情誼....

 

 

02

 

(Samuel Barber, March 9, 1910 – January 23, 1981)

 

 

Samuel Barber 和 Gian Carlo Menotti 是在寇蒂斯音樂學院認識的。但那畢竟是上個世紀的二零年代末期,不是我們這個把出櫃當成驕傲的時代,所以從兩人相識直到老死,Menotti 得到的名分始終只是巴伯的 " companion "。

 

 

03

 

(Gian Carlo Menotti, July 7, 1911 – February 1, 2007)

  


 



即使這樣,巴伯仍然為 Menotti留了一個位子。巴伯出身於賓夕法尼亞州一個鄉下小鎮 West Chester ,家族都葬在鎮上的公眾墓地 the Oaklands Cemetery裡頭。巴伯從小時候就說,他下葬時要在他墳頭種一棵樹,這樣他才不會死了還要曬太陽。而且他要朋友在他下葬時,在他棺材板上灑上麵包丁。


對自己身後事如此戲謔的巴伯,在1981年過世。而他的「伴侶」Menotti ,還得多活二十六年,才有辦法與巴伯團聚於天堂(或者是在地獄?)。巴伯死後,埋葬在他爸媽的左手邊;他自己墳墓的右邊則空出一個位子,那個位子是留給Menotti 的。巴伯的遺囑裡面,明白地指示著:「如果Menotti 想葬在別處的話,那麼這個空墓地得放上一座墓碑」,上面得銘刻著世上曾有過這麼一對戀人。


2007年,Menotti 在摩納哥的 Grace 親王妃紀念醫院過世。二十六年,何等漫長的歲月。不過,看起來Menotti 就不想和Barber 埋在一起。Menotti 的遺囑裡,要求把他自己安葬在他在蘇格蘭的豪宅 Yester House裡面。這座蘇格蘭最名貴的豪宅,Menotti 從1973年起就和他的養子Chip住在裡面了。


巴伯終究沒能把Menotti 迎到身邊,正如同人們沒有按照他的意思在他墳頭種棵遮蔭的樹一樣。不過,巴伯好歹還有下葬時棺材上的麵包丁,以及那塊刻有墓誌銘的墓碑。一位West Chester本地人、同時也是巴伯的粉絲 Ulrich Klabunde發起募款,決定遵照巴伯的意願,給那個原來留給Menotti 的位置安上一塊墓碑。於是,2009年十月,我們有了這麼一塊墓石,是巴伯為了兩人的伴侶情誼向世界所做的誓詞:


TO THE MEMORY


OF


TWO FRIENDS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maplover 的頭像
yamaplover

Yuri日記帳

yamaplov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